认清IPO大争论的实质
作者:北方的虎  鼎财 - 新股
2017-06-19 16:55:50
(1280)
管理提醒:
 点赞 2 人:

认清IPO大争论的实质


 作者:李志林


  近一个月以来,市场围绕着IPO大跃进问题,发生了空前激烈的大争论、大辩论。双方针锋相对、水火不容,每天都有新鲜的内容,吸引了亿万投资者的眼球。
  这是全民资本市场意识的大觉醒,投资理念的大洗礼!
  尤其上周末证监会核发新股额度从4家又恢复到8家,于是,市场的争论达到了白热化程度。本周大盘随之跌了35点,又收出了周阴线。
  一、这场大争论的实质是什么?
  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1、搞IPO大跃进,对还是不对?
  监管层、四大证券媒体,以及IPO利益链上的相关人士一致认为:加速IPO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可以加大直接融资比例,因此理所当然地应该将这种大跃进加以“常态化”。
  站在二级市场广大投资者利益一方的相关人士则认为:中国股市只用了27年就达到3200家上市公司,相当于有117年历史的美国道琼斯市场的规模,这本身已经是罕见的扩容大跃进了。尤其是在2015年罕见股灾发生后不到两年,市场从5178点跌至2638点,现刚刚恢复到3000点以上,就迫不及待地搞每周发10家新股的全世界股市都前所未有的扩容大跃进,这显然是不顾市场实际、超越客观条件、违背科学发展观的冒进行为,必然会遭到经济规律的惩罚。
  2、加速发新股真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吗?
  赞成方将这一有文件出处的提法,作为加速IPO最振振有词的理由,似乎让人无法反驳。
  但是,另一方则认为:适度的IPO,从严质量标准的IPO,支持一批扎扎实实、长期从事实体经济、并有做大做强雄心的企业IPO,确实是为实体经济服务。
  但是,事物一旦过了度,就会走向反面。当人们发现,今年前5个月就有103家上市公司大股东,上市没几年就进行顶格式减持、清仓式减持,几十亿资金到手,告别了实体经济的事实,惊诧于今年前5个半月高速发行了220只新股、融资1400亿,而股市市值却损失了6万多亿这个得不偿失的数据,不能不认识到“加速IPO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口号的虚伪性和脆弱性。
  3、加速IPO真的是让更多的优质企业上市吗?
  诚然,股市是需要不断进行新陈代谢的,是需要不断注入优质上市公司的新鲜血液的。如果真的像有些人所说,新上市公司绝大多数是优质公司,那倒也罢了。
  问题在于,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2016年至今上市的453只新股中,已有34家占比7.51%的公司,今年一季报出现亏损;有107家占比23.62%的公司,一季报业绩大幅下滑。二者合计,劣质企业混迹上市比例高达31.13%,为27年股市历史上绩差新股比例之最。
  这就把“加速IPO是让更多优质企业上市”的假面具撕得粉碎。这显然是成百上千家企业千军万马抢着过IPO独木桥的扩容大跃进,管理层只追求数量不注重质量,没精力监管和放松监管所导致的必然恶果。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中国股市上市公司的质量就会越来越差,所谓“要命3000”必然演变为更大的灾难。
  4、市场关于适度放缓IPO节奏的要求有错吗?
  有人先是用偷换概念命题的手法,把广大投资者要求适度放缓IPO节奏,变成了“要求暂停IPO”,加以大张鞑伐。当被指正后,继续把矛头指向了市场“适度放缓扩容节奏”的诉求,指责其“用心歹毒”。
  而亿万投资者则认为:牛市和市场行情火爆时,可多发新股;熊市和市场低迷时,应少发新股。这是天经地义的,也是管理层的调控艺术。
  经济发展速度过快,必然会引发资金和资源的过度开采,引发环境污染、通货膨胀、重复建设、产能过剩。股市若扩容速度过快,也同样会从量变到质变,引发股灾和金融风险,损害实体经济。因而,理智的管理层也必须对IPO扩容加以限速。近期市场强烈要求放缓IPO,非但没有错,而且合情合理。
  5、股市下跌真的与IPO加速无关吗?
  本周一,四大主流证券媒体同时发文,再次众口一词地称,股市下跌是由股市内在因素所决定的,与IPO加速无关。引起市场一片哗然。
  因为,他们都是监管层用行政权力指定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指定媒体,本身就违反了政府部门利用权力要求企业向某些部门缴费的规定。拿了别人的东西手短,吃了别人的东西嘴软。因此,四文所言,就变得毫无公信力和说服力。
  而绝大多数投资者,包括很多没有经济、金融专业高学历的人士,都懂得一个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供求关系决定价格。当供大于求时,价格必然下跌;每周发10家新股、一年发500家新股,股市必然被吓瘫。
  如果连这个起码的常识都不愿意承认,连市场资金对加速扩容的承受力都毫不考虑,还闭着眼睛说瞎话,公然予以否认,那么,显然失去了新闻工作者的正义、客观和良知。
  6、加速IPO可证明A股市场估值太高、泡沫太多吗?
  有人认为,既然现在新股上市后还接连涨停,至今还没有一家新股破发;既然A股的中值还高达70倍市盈率,100倍市盈率的个股有1000多只,就表明,目前A股市场的估值太高、泡沫过多。因此,加速IPO是很有必要的“挤泡沫”良药。
  但站在客观公正立场的理性人士则认为,对A股的价值判断,必须用科学的比较法。
  一是纵向比较。即与历史上A股的低点比较。如2005年的998点,2008年的1664点,当时估值是21倍市盈率左右,而现在只有17倍。
  二是中外比较。美国道琼斯指数是按30个成份股统计的,估值是18倍市盈率,香港恒生指数是按33个样本股统计的,估值是16倍市盈率,而中国股市上证指数是按所有股票加权平均统计的市盈率,才17倍。显然中国股市的估值是比国际成熟股市都更低的。
  三是相同参照系比较。如果采集成份股进行估值比较,那么,与道指和恒指估值具有可比性的,应该是上证50指数,只有11倍市盈率,也是全世界最低估值。如果认为A股中值70倍市盈率作为估值过高、泡沫太多的依据,那么,就请拿出美国股市和香港股市的中值市盈率,以及加权平均市盈率。这种一一对应的进行,才符合形式逻辑的同一律,才有说服力。
  如果说11倍市盈率的上证50指数,13倍市盈率的沪深300指数,加权平均17倍市盈率的上证指数,还算估值太高、泡沫太多,并且作为加速IPO的理由的话,那么请问:现半数股票已跌破了股灾3.0版的底部2638点的股价,如果这是跌得合理的话,那么,两年前开始,政府在3700多点、3500多点、2850点、2638点派国家队来救市,岂不是多此一举?
  如果说半数跌破了2638点价位的高成长的中小盘股都没有价值,那么请问,2015年4月13日两大权威媒体发出《4000点只是牛市新起点》的文章,岂不是疯了?!响应两大媒体号召、在4000点上方蜂拥入市的广大投资者的巨额亏损,该向谁去索赔?
  7、到底谁是改革必须打破藩篱的“利益集团”?
  “改革必须打破利益集团的藩篱”,这是习总书记改革论的核心观点。
  所谓“利益集团”,顾名思义是指:地位显赫、占据强势、获利最大、抱成团的利益一致方。
  股市中的“利益集团”便是指:在IPO利益链上,持股成本最低、数量最多,上市后凭股权市值就身价数十亿和上亿,减持后便获利极为丰厚的上市公司大小股东;上市前突击入股的权贵(本人或者亲属);承销商、法律和会计中介;风投和创投,以及与之利益相关的媒体或媒体人(包括离职者)。
  然而,令人可笑的是,当这些利益集团的人士在不遗余力、大张旗鼓为IPO大跃进大造舆论时,却倒打一耙,竟然对反对IPO大跃进、要求适度放慢IPO节奏、在4轮股灾中不断被割韭菜的损失惨重的投资者伤口上再撒把盐,把他们说成“也是利益集团利益链上的一环”,其用心是多么不良!
  习总书记曾说过:“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衡量改革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标志,就是看广大人民群众有没有获得感”。应当承认,改革开放以来,广大人民群众在多数领域里,是有着强烈的获得感的,因而是忠心拥护改革和深信“中国梦”会实现的。
  唯独在股市领域,连续8年熊冠全球,被全球各国大牛市的浪潮远远地甩在后头,广大人民群众非但没有获得感,还连年被当成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使“中国梦”变成了“噩梦”。
  一个以广大人民群众为对手盘、让绝大多数投资者持续亏钱的市场,一定是个有重大问题的残缺市场。
  二、目前仍“带病”加速IPO是否合理?
  从利益集团的角度,目前的新股发行制度是合理的,应该多发、大发、快发新股,以便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但是,市场有识之士和广大投资者认为,新股发行制度还存在许多严重的问题,需要尽快通过改革来加以破解。
  例如,新股的股权结构中的“一股独大”问题,对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按现代企业制度要求,限制在33%的问题,至今毫无进展。
  又如,权贵和利益攸关方,在IPO前自己和代持者突击低价入股,快速谋取暴利的问题,至今仍是上市前审核和上市后监管的漏洞。
  再如,对新股上市前财务造假、财务粉饰(在美国也叫造假)的问题,缺乏严格审核、有效监管,缺乏严厉的法律和经济惩罚的问题,至今仍然是空白。
  若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便是监管层的最大失职,必然会使中国股市在盲目大跃进的扩张下,使市场陷入人口大跃进时的那种“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死循环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铁马冰河的绝境中。
  三、如何寻找市场最大公约数?
  面对IPO大跃进中的各种争论,至今仍在继续,尚难取得共识。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监管层要认真听取市场各方的意见,就一些合理化的建议,采取先易后难的办法,按照习总书记指出的:“把最大公约数找出来,在改革开放上形成聚焦,做事就能事半而功倍”的指示,有所作为,在寻找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最大公约数上下大工夫。
  什么是当前股市的最大公约数?我以为:
  第一、在IPO节奏上,充分考虑市场的承受力,把握动态平衡,将每周核发新股10家,减为5家左右。
  第二、着手制定待上市企业股权结构改革的指导意见,为一劳永逸杜绝新的大非减持创造条件。
  第三、在新股发审会上,增加对小股东中是否存在权贵和利益集团以廉价突击入股的情况,进行自报、质询和调查,并要求法人代表签书面承诺书。
  第四、不能仅在新股发行上市便利上,提前模仿注册制,更重要的是,应推动《证券法》和《刑法》的修改和完善,增加对造假和欺诈上市公司,进行法律严惩和经济赔偿的严厉条款,造成市场不敢造假,也无法造假的良好风气和环境。在法律修改前,要求企业通过自查,去掉修饰报表的成分,再送发审委审核前,要签财务报表真实承诺书。一旦发现有造假和粉饰的就公布于众,永久取消其上会资格。
  第五、在IPO及增量放缓的同时,通过大力鼓励货真价实的国资改革和购并重组,切实把存量上市公司盘活、做优、做强、做大。这同样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和加大直接融资比例,并且符合国资改革和供给侧改革的战略。

最近评分记录:
年度威望: +1 (守株待兔) 有礼有节
点赞 收藏 打赏 报告 评论 分享到
全部评论(19)
报告管理
管理选项:
通知管理员: admin
操作原因: (必填项)
      
报告管理
管理选项:
通知管理员: admin
操作原因: (必填项)
      
红包管理
红包金额: (发多少金额的红包,自己就减多少金额)
      
评论编辑
      
楼主留言
消息通知:
留言内容: (必填项)
      
总金额鼎级币
红包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