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最后的“卖方喊话”:明年炒股 后年买房
作者:benhorse  鼎财 - 新股
2017-12-07 21:09:31
(4467)
管理提醒:
 点赞 1 人:

任泽平最后的“卖方喊话”:明年炒股 后年买房


12月4号下午的一封人事任命通知刷爆了朋友圈,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亲自签发,知名经济分析师任泽平月薪125万元入职恒大集团,担任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

  卸任方正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的任泽平,在入职方正证券之前,先后担任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科技部国家高新区升级评审专家等重要工作职务,最近三年在新财富分析师排名中,他都位居宏观经济前三甲。

  他不仅在2014年股市低迷时成功预告了上证指数破5000点,也提出过“一线房价翻一倍”、“经济L型”、“新周期”等颇受市场认可的观点,被亲切地称为“网红经济学家”。

  离职方正证券之前,任泽平接受了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秦朔的邀约,在喜马拉雅FM的直播间里,谈一些备受关注的话题,关于你的钱未来是否还会缩水,关于房价拐点何时到来,关于你所知道的一切流行的,却可能是错误的观点判断。

以下是对话实录:中国可能10年左右改写世界经济版图

  秦:最近我看到你写了一些文章,对于新周期、新时代都有一些自己系统性的看法,你觉得中国总体的经济的规模、人均GDP的发展水平、包括中国在全世界整个经济中的话语权或者说规则的制定权,你觉得从这些指标来看,跟美国相比,我们大概未来多少年时间可能会超过他?

  任:中国跟美国从GDP来说,先说总量,现在美国的GDP大致占全球的25%左右,中国大致占14到15%。但是有一点大家留意,中国的经济增速比美国要高。美国现在年均增长2%左右,我们从78年到08年的30年是年均增长9.8%。现在中国增速换挡以后,每年也有6%左右的增长,是美国增速的三倍。那么大致用10到15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经济的总量超过美国应该是比较正常的,我觉得这是第一个从总量的角度。

  这意味着什么呢?也就是再过15年左右的时间,10-2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他将会重新改写整个世界的经济版图、话语权版图、治理格局,将会带来一个深刻的变化。因为大家留意在各个国际的场合,离开中国,很多的协议无法达成,各个论坛其实都在讨论关于中国的议题,表明中国的话语权越来越强,影响力越来越大,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在未来将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比如说全球治理、环境保护等。

  第二个从人均。中国有将近14亿人,美国是3.2亿人,我们现在人均GDP大约是8000多,不到9000,美国现在人均GDP大约是5万美元左右。虽然只要我们在发展战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够顺利推动,总量超过美国指日可待。但对此我们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因为在人均方面我们跟美国还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我们继续推动我们的改革开放,需要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换,包括这一次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的发展阶段,当然,发展、增长只是一个工具,最终的目的是十九大报告里讲的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

中国正在进入消费为主的经济发展阶段

  秦:今年双11整个中国24小时的下单量总体上差不多3000亿,阿里平台1600多亿,京东有1271亿,这个数量非常非常大。这种网购的更多的是互联网一代的消费。我注意到你最近一篇文章讲中国未来消费是很大的一个驱动力,而且里面比较了中国跟美国,讲到美国当年的消费高增长过程中,其实金融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分期付款、消费金融等等,你觉得今天中国从消费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未来可能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任:秦总问的这个问题其实非常重要,我觉得有一点大家要稍微留意一下,当很多海外的这个经济学家或者观察家还在讲中国是一个投资主导、工业化为主的经济体的时候,其实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的时代正在到来,就是中国正在进入到一个以消费为主的经济发展阶段,比如说今年我们服务业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50%了,已经超过了我们的第二产业和工业,那么还有就是说我们今年的消费的增速是10.5%,也超过了投资6到7%的增速,所以刚才秦总讲的这些现象其实都是这个时代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产物,我觉得这是第一个吧。

  第二个,就是说既然进入到一个消费主导的、大家追求美好生活的经济发展阶段,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看到这里蕴藏着巨大的机会,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14亿人,美国3.2亿人,日本1.3亿人,整个欧元区也不过5.1亿人,最大的欧洲经济体8000万人——德国。全球也不过70亿人,中国就14亿人,所以中国的发展到一个消费主导的经济发展阶段,它所蕴藏的投资机会是巨大的,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市场。

  秦:我看你这个报告里也提到,其实我们几十年消费变迁,升级的速度也很快。像六七十年代,那个时候可能是缝纫机、手表、自行车,这个叫老三件。我们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太知道,除了共享单车可能知道。然后接着这个新三件就是冰箱、空调、洗衣机。后来还有一种说法是彩电、录像机、摩托车,然后一到了这个21世纪新世纪车、房、卡,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上来了。然后呢这个最近特别移动互联网,2010年以后,网购上来了,服务消费上来了,最近新零售、新体验很多很多都上来了,你觉得从这个消费升级跟变迁的角度,会有哪些未来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重点?

  任:首先,经济学上讲消费升级一般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解决温饱问题,第二个阶段就是耐用品,就电子、家电、洗衣机、冰箱等,第三个阶段是解决住行问题,就是汽车地产2000年以后爆发式增长,当大家有车有房家里有耐用品以后,追求什么?买健康买快乐,追求品质、美好生活,也包括财富管理。

走在市场前面的“战略性看多”

  秦:你很多大的判断,包括5000点不是梦,然后一线城市房价翻一倍,然后新周期,似乎里面有一条主线,就是你一直对中国经济比较“战略性看多”,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的朋友们一直站在对立面,认为中国房地产有泡沫、中国地方债问题、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国的投资回报率比较差的问题等等,看到了很多很多问题,那你说这些问题不存在吗?也不是,人家也能拿出很多很多的证据,那就是说也这些问题也在这里,但你一直战略性看多,然后又似乎是走在了这个市场的前面,就这个思路是怎么形成的,这个过程中的几次重大的判断是怎么得出来的?

  任:我觉得第一个就是人的智慧或者人的成长,最重要的是历练。我从事过学术研究,在国务院智库也做过五年公共政策研究,现在下海这三年来,对我来说每个过程都是学习,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国内的很多研究,它不接地气,动不动就指点江山、指导企业发展、指导技术发展,我觉得一定要去多去听一听,多去看一看。我这几年下海,这三年我飞行的里程4万公里,270多次,所以我经常调研,向不同的人学习,向企业家、机构投资者、向我们同行,向所有的这些人进行学习,我觉得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呢,就是谈到这个证券市场上的判断,我觉得人还是要有信仰。你要相信,要坚持独立客观的这种立场,不要随波逐流,比如说14年的5000点不是梦,15年的一线房价翻一倍,今年的新周期,在一开始提出来的时候都是少数派,引发了市场的、业内的震动,一片的哗然和反对,但事后都被验证,为什么呢?我有一个粗浅的看法,实际上证券研究在大的拐点上,你要相信大多数人可能是错的,大多数人可能就是羊群效应、随波逐流,所以说呢你敢于与众不同,敢于坚持独立客观的判断,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巴菲特讲,巴菲特是靠炒股票成了首富了,而且世界首富,他其实投资理念就是一句话嘛,在别人恐慌时候我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慌。别人是谁?是大众,我是谁?我是少数派对吧。所以我觉得这些观念就是第一要学习,第二个内心要修炼。

  刚才秦总说你为什么总是比别人要乐观一点,我是这么看的,就首先要看大的方向,这个时代是前进的,中国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都是发展的问题,就是我机体、恢复力还是很强的。你想中国面临这些问题,你要对一个老龄化的社会,比如说日本、欧洲的这种社会,他可能就折腾不起,中国的这种自我修复力就非常强,所以你看到了这些问题,但是你没有看到另一面,他的这种纠错能力,他的这种弹性,他的这种活力对吧?

  我其实也有一个信仰,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我相信你信仰什么你就能看到,你看到的是希望,你就能看到希望。你看到的是黑暗,你就看到的是黑暗。你信仰上帝,你就看到了上帝,你信仰爱情,你就能看到爱情。

  同样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我觉得机会始终存在,千万不要以为牛市才乐观,不是的。在这种震荡市里面可以是结构性的行情。然后呢你比如说这个大宗商品价格跌,你可以做空啊,对吧,你可以买期货反向做,所以总是有机会的。这个世界的竞争法则是什么?是物竞天择对吧。世界竞争的结果就是世界是属于乐观主义者的。所有的物种都是最终是谁更加强壮谁更加乐观、谁更代表这种时代的方向的,是幸存下来的,我觉得这是一种信仰。但最终呢,人的成就还是要为社会做贡献,所谓的致良知。我觉得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补充。

A股不完全反映中国经济

  秦:2018年很快就来临了,我看你的观点还是认为2018年股市还是一个结构性的牛市,而且现在还在进一步酝酿跟准备。这个过程中产能过剩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市场集中度得到一定提高,上市公司的技术创新素质也得到提高,所以你认为这一轮的结构性牛市还是会有一定的盈利和业绩来支撑,不完全只是估值的调整。

  任:我对A股看法是这样,第一个要留意市场环境变了,前几年就是讲故事、炒主题,各种违规,我觉得你要深刻了解中国资本市场底层的制度框架正在发生一个系统性的变化,比如说监管越来越严,讲故事进行各种套利这个是不被允许的。

  第二个就是我深港通沪港通,明年纳入MSCI以后更加开放,对内制度越来越规